(。・_・)ノ—◎●●●●吃冰糖葫芦吧

私人空间

还有一个猫爪爪ฅ( ̳• ◡ • ̳)ฅ

今天的记录,用两个单人床的床垫做的沙发靠背,虽然有点薄薄的,看起来还是不错

又是惯例的跨年之夜……我居然……不知道今年该说啥了
就继续过呗(´・_・`)

改造旧笔记本,用布做个封面,里面换上新的本芯就ok

这个年底真是前所未有的忙
好不容易挤了一点点时间出来,把收集的明信片整理一下,放在了之前买的大相册里。
大相册是之前整理照片时买的,因为当时是特价处理,必须两个一起买,只用了一个,另一个就闲置了,如今正好放明信片。
事实上它一开始也不怎么适合明信片,它的格子大小是为了照片设计的,明信片塞不进去。当时其实我已经打开了淘宝,开始搜索专门的明信片收集册,也不过就二三十块,差一点点就要下单,但只觉得不甘心,倒不是为了钱,是不甘心这相册继续闲置,物不能尽其用。索性自己动手,把两格子之间直接扯开了,如此一来,大格放明信片绰绰有余,小格还能放一些小卡片,相当合适。同时将一些纸质信件也放在里面,这个时代还有写在纸上...

转眼又是一年
拼多多买的卫衣,剪了帽子做个圣诞袜送人
做手工能让人内心平静呀

五分钟缝的微波炉罩。
还有日渐长大的王喇嘛(ㅎ.ㅎ)

师父的包包丢了,重新做
感觉这块布挺好看的哎

昨天去了趟猫咖
本来以为既然是猫咖,至少每个顾客能分一只猫吸一吸
事实上并没有,貌似整个猫咖只有两只猫,而且这两只猫是想去哪里就去哪里,如同巡视领地一般,看哪个顾客顺眼就过去表达一下友好。
整个下午,我坐的那个隔间,猫大爷只来临幸过一次,是灰色的短毛猫,体型很大,极为肥硕,实心的,猫大爷慢慢的踱步进来,围着我的座位,转了一圈,走了,只摸到了一把猫大爷的头顶。
然而摸到猫的这种滋味,在心底久久的萦绕不绝,在这个周一的整个白天,我心神不宁,不断回味着猫大爷临去时那傲娇的小眼神,想着不知何日能再相见,就觉得这个班也上不安稳,恨不得立即回家,猛撸王喇嘛(我家兔子)一小时,虽然物种不同,但都是毛茸茸的,且都有一...

谢天顺老爷子也没了
跟马志明搭档的老先生
实在是太突然
看着微博上德云社的孩子们说的那些话

难过

© (。・_・)ノ—◎●●●●吃冰糖葫芦吧 | Powered by LOFTER